顾瑛的书画鉴藏
   来源:中国书画     2017年12月23日 16:44

顾瑛的书画鉴藏

田洪

顾瑛为梁代画家顾野王的第二十五代后人,是中国艺术史上显耀一时之“玉山雅集”召集者,与元末黄公望、王蒙、倪瓒、赵雍、马琬、杨维桢、张雨、曹知白、柯九思、唐棣、张渥、赵原、陈惟允、柏子庭、周砥诸文人画家有着广泛交往。作为历史上重要书画藏家,早在20世纪80年代,顾瑛就被海外学者从中国画史、书画鉴藏史的角度来进行认识。

倪瓒曾经在吴江法喜寺为与其有着“葭莩之亲”的顾瑛作《金粟道人小像》(又作《顾玉山三教小像》),此作后为日本藏家小川广已收藏。1980年,现为美国耶鲁大学艺术博物馆亚洲部主任David A.Sensabaugh(江文苇)博士就围绕《金粟道人小像》所展开的《玉山的生活——十四世纪吴社会文人生活的记录》一文,收录于《铃木敬还历纪念——中国绘画史论文集》。同年。江文苇以大卫·森若鲍之名撰《玉山雅集:十四世纪昆山的赞助情况》一文,收录于美国著名中国艺术史家李铸晋主编《艺术家与赞助人:中国绘画中的经济和社会因素》一书中。1985年,江文苇在李铸晋教授指导下,完成了在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学位论文“元末玉山主人顾瑛与画友”。另外,日本著名学者、中国绘画史家铃木敬在其八卷本煌煌钜著《中国绘画史》中。有“サロソそ绘画界——顾仲瑛の场合”之篇章,用六千多字来专篇评介顾阿瑛及其玉山雅集。此书由东京吉川弘文馆自1981年开始、历十五年时间出版。

我们知道,顾瑛主编的《草堂雅集》《玉山名胜集》《玉山璞稿》等文献中。即能反映出倪瓒、杨维桢、王蒙、柯九思、唐棣、张雨、张渥、周砥、陈汝言等一批文人画家的创作、书画赏评与生活情趣。而作为收藏家与受画人角色的顾瑛,我们现在所能看到的。除了上述倪瓒为顾瑛所作《金粟道人小像》之外,还有倪瓒为顾氏所作的《断桥卧柳图轴》(又作《杜陵诗意图轴》)。另外,尚有由顾阿瑛1363年自跋、收藏于上海博物馆的赵原《合溪草堂图轴》,以及曾经清末著名收藏家庞莱臣收藏的夏考昌所作寄赠与顾瑛的《溪山渔乐图轴》。2008年春,由中国嘉德国际拍卖在“中国古代书画拍卖专场”中。推出了曹知白为顾瑛作的《石岸古松图轴》,该画1949年以前流入日本。曾为著名收藏家山本睇二郎收藏。除了现存的这些元季画家作品之外,史籍中记载的还有张渥《玉山雅集图》、王蒙与陈贞分别所作《玉山草堂图》、倪宏依李公麟兰亭修禊图意而作的《金粟蟓燕集图卷》等。

顾瑛虽然没有作为一位画家的身衔,但凭借被时人称为“东吴富家”所拥有的财力,在时断时续、长达十余年的“玉山草堂”与“合溪草堂”的雅集、交游活动之中,过目及收藏自六朝至元的近百件书画名迹,此足以在中国书画收藏史上留下重要篇章。元末殷奎在为顾瑛所作“墓志铭”中说,其“喜购古书名画,三代以来,彝鼎秘玩集录,鉴赏无虚日”。另外,根据元代及稍晚的绘画著录史籍中约略统计,从数量上来说,当时很少有画家或者是藏家能超过顾瑛所见的历代书画名●!=鲈凇恫萏醚偶酚搿队裆借备濉贰队裆揭莞濉返任南资章嫉奶饣校湍芸税㈢惴核崖之历代书画名迹,这种搜藏成为玉山雅集中的一项重要的书画赏玩活动。这一风气也直接影响了明清江南文人画家的艺术创作与生活品味。明代著名学者黄省曾明确说:“自顾阿瑛好蓄玩器书画。亦南渡遗风也。至今吴俗,权豪家好聚三代铜器、唐宋玉、窑器、书画……”

顾瑛收藏的诸多历代书画名迹,也大都为杨维桢、张翥及“奎章阁”鉴书博士柯九思等“品题”。明代画家文徵明在顾瑛旧藏的南宋画家阎次平《山水卷》中题云:“元季昆山顾仲瑛,好文重士,家有玉山草堂,多客四方名流,所蓄书画,悉经品题”。顾瑛收藏的唐代曹霸《赤马图》,杨维桢有诗题到“将军操后之英雄,时平不用凌烟功。气酣落笔写生面,最爱褒公与鄂公”。张翥则分别为顾阿瑛所藏《唐人呈马图》及元代赵孟頫、管仲姬夫妇的《兰梅图》与《墨竹图》题诗。另外还有张天英为顾瑛所藏赵伯驹《金碧山水图》及钱舜举《五柳庄图》题诗口顾氏收藏的宋代文同《墨竹》。先后经明代唐志契《绘事微言》、汪石可玉《珊瑚网》、郁逢庆《书画题跋续记》著录,柯九思题诗“湖州放笔夺造化,此事世人那得知。跫然何处见生气。仿佛空庭月落时”。又赵雍为顾阿瑛所作《江山秋霁图》,柯九思题“国朝名画谁第一,只数吴兴赵翰林”。

经顾瑛过目或收藏的历朝书画名迹,流传至令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有:六朝宋陆探微《五岳图卷》。卷中有顾瑛“金粟道人”之印:唐代周景元《麟趾图卷》,此卷后虞集于至正五年(1345)春三月题云“近吾友金粟道人从燕台购之,诚所谓神物”:五代南唐顾闳中《钟馗出猎图卷》,顾瑛于至正庚子(1360)七月二日与饶介、柏子庭、秦约在杨维桢草玄阁同观此卷:五代后蜀滕昌祜《蝶戏长春图卷》:北宋赵令穰《水村图轴》,该轴原为顾信旧物。后为顾瑛收藏,钤有“金粟道人”之印):林椿《翰音图卷》,陶宗仪有跋云“今藏于顾金粟斋中”:宋代佚名《水村晓牧图册页》,左下方钤有“顾瑛”白文方印一枚”:元代赵孟頫《甕牖图卷》(卷后有顾阿瑛题七言诗一首)与《书画孝经卷》(吴全节跋云“今幸获见之於玉山草堂,主人求题”)、《贡獒图卷》(卷后顾阿瑛书“金粟道人鉴藏”):张渥《临龙眠居士罗汉图卷》(卷后有顾阿瑛品题):陈琳《苍厓古树册页》:王渊《海棠山鸟图卷》(卷后有顾瑛题七言诗一首):元代赵孟頫为顾信(善夫)所作《竹石幽兰图卷》。

顾信,与顾瑛同为南方顾姓始祖“顾余侯”之十八世(顾雍)后人,但至三十二世顾冕,其有二子,分别名铉与太和,顾信为顾铉一支,而顾瑛则为顾太和一支。依辈份论,顾信与顾瑛曾祖父顾宗恺则是同辈。赵孟頫所作该卷先后经“玉山草堂”的座上客郑元祐、吴克恭、昂吉、柯九思、于立、赵奕、张翥、张渥、陈基等人题诗及跋文。陈基于至正八年(1348)四月十日的这段题跋中云“仲瑛宝而玩之,异于常品也”●!美国佛利尔美术馆收藏的赵孟頫作《二羊图卷》。据知也是为顾信所作,后曾为顾阿瑛收藏。另外佛利尔美术馆收藏的赵孟頫仲子赵雍的《临李公麟人马图卷》,依释良琦至正丁亥(1347)七月的题跋,可知该画卷是画家为其弟赵奕所作。后赵奕托自湖州归吴的释良琦转赠与顾瑛。另外颐阿瑛所藏还有元代钱选《浮玉山居图卷》(上海博物馆藏)与《终南归妹图卷》等。

除了存世作品之外。经历代书画著录载有顾瑛收传印记及收藏的历代书画名●!I杏形宕咸浦芪木亍逗赏な伺季怼贰⒐算戎小逗踉匾寡缤季怼罚彼握粤铕Α督裳季怼罚纤窝钗蘧獭吨窬怼贰⒊戮又小肚炎油季怼贰⒗钺浴短酱荷缤季怼贰⒗畹v《茶花鸽子图卷》、赵伯驹《金碧山水图》,元代赵孟頫楷书《参同契卷》、张彦辅《拂郎马图》、陈汝言《溪山秋霁图》、高克恭《苍州石林图》、赵仲穆《临李伯时马图》、王蒙《松风图》等等。

顾瑛对于所过目与收藏历代书画名迹之品鉴,也自有其独到的见解。他在论及赵伯驹《春山楼台图卷》时评曰:“此卷天机所到,精意随之。自然天成,倏若造化真画中之圣不可及也●!”题张渥《临龙眠居士罗汉图卷》(又作《张渥画十八罗汉像卷》)中论李公麟“以白描法画阿罗尊者像,鼻孔毫法俱动,技入于神笔,能生化,不为楮墨所囿。吴道子、卢楞伽后_人而已”,继而又评赵子俊(名孟籲,赵孟頫之弟)“有小横卷临本,画法灵敏,能入龙眠之室”,最后评“张君(渥)叔厚亦摹其意为之,与赵(孟籲)作无少异,窥其旨趣,若不欲使古人专美于前者……张君之作,磨墨伸纸,实相会神保,无自矜之心乎”。而在题赵孟頫楷书《参同契卷》跋语中更是精辟地论述:“古之善书者,虽下笔辄妙,然纸墨不佳,终多滞涩。此孙过庭所谓书有五乖,其为病一也。余见松雪公书多矣,此卷独得白宋纸,坚细润滑,莹然如玉,宜其书之化而不羁,终七千余言。而无一滞笔也。书法本师二王,而出入北诲,如老将用兵,奇正沓出,并皆神妙●!痹谔怆铩兜烦ご和季怼分新燮洹坝帽示晷悖掀伲薏缓隙龋笨缮媳铺迫嘶ǎ即⑾胗衷诒誓杈之外”。

另外,顾瑛评论其画家朋友倪云林“作小山水,如高房山”,此所谓“小山水”,也是顾氏对倪云林作品风格所具鲜明个性的注解。我们知道,倪云林所作山水大多描绘的是太湖一带的景色,时常表现的是近景一脉土坡,傍植三五株树木,添茅屋草亭点缀其间,一河两岸,远眺冈峦逶迤,画面给人的感觉是静谧恬淡,而倪云林的这番“小”山水之景,所表现的就是广袤的宇宙。

顾瑛过目与收藏历朝书画名迹的同时。所叙书画之论也是鲜为人知。但最为让人不解的是。在自元季及明清两代迄今的所有画史著作中,还尚未见有论者将顾瑛的书画收藏作为个案进行论评的。但愿拙文能起到抛转引玉的作用。以期对顾瑛的书画鉴藏进行深入的研究,并从中国绘画史的高度对顾瑛与其“玉山雅集”有一个全新的诠释。

责任编辑:欧阳逸川